包公劇

小時候家裏沒有電視,錯過了九三年版的包青天,對展昭和張龍趙虎等角色只是從小學同學談笑和看娛樂版得知。人家追包公劇我只能看七俠五義,還要看得一頭霧水,講打講殺我不好,講忠臣赤子的又不上心。想不到差不多廿年之後,卻和媽媽兩個凌晨時分齊齊看無線播包青天之開封奇案。

一直以為是重播,後來才知道是今年才拍的新劇。原來如此,二十年了,怪不得展昭變得滄桑老成,沒有年輕時的英氣逼人了。包大人的形象倒很耐看。只看了一個皇親國戚為非作歹的單元,結局是包公決定不等皇上的裁決依法鍘人,太妃以死相逼求情也沒情講。互相爭持之下聖旨到,幸好皇上聖賢,下令殺無赦。演包公的金超群說包公形象不重則不威,為了演這個角色,這些年來要維持體重身形。原來他是自己投資,蝕本也要拍,為的是堅持包拯的公義精神。

其實劇本也不算好,劇情套路三幅被,節奏偏慢。不知此劇收視好不好,看的時候心裏倒是有點感觸。包公在歷史上真有其人,是宋代清官。自古中國官場就是一個貪字,一個公正清廉的好官如包拯少得要被民間供奉為神明。包大人升上神枱差不多一千年了,七俠七義的戲碼也從清代唱到現在,我們仍在看着皇上英明、包公無私的故事,殺人填命依然是大家相信的正義定律。戲裏包大人要鍘太妃弟鄭寧,到最後還要一道聖旨背書。以現代的思想要求一齣傳統的劇集也許不公道,但若我們的世代還需要看電視上的包公狗頭鍘,是否因這幾百年來,維持公義的制度就沒有如何真正的進步過,以至人們都停留在那個盼星星盼月亮盼個青天大老爺的心態、那個血債血償的倫理?難到建設一個法治社會就是那麼艱難?但回心一想,在劇中要一道聖旨、要鍘一個人反而容易,現在的利益關係錯綜複雜,懲貪官污吏牽一髮而動全身,看中共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扳倒薄熙來,內裏隱情還沒人知。所謂奇案,古不如今,翻來覆去也斷不會有現在報紙上說的離奇。

包青天的戲還在演。若果有一天,這個劇目再沒有人拍,不知是因為劇中追求的古代公義的價值也全盤失守,還是,中國人的社會當真向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