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男女》﹣ 我最喜愛的港產色情片

色情男女海報說到近期香港最火紅的電影,《低俗喜劇》一定榜上有名。此片以香港人的香港電影為噱頭,開宗明義地賣低俗、色情和粗口,吸引不少人注意和入場,其一篇影評以《低俗喜劇》很低俗作為論點,得藝評獎首獎及高額獎金,更鬧得滿城風雨。但其實以三級片為賣點、香港電影工業的困局為劇情的電影,並非《低俗喜劇》首創。1996年爾冬陞便在叫好叫座的《新不了情》和《烈火戰車》後,拍了一齣尺度大膽的《色情男女》,由張國榮、莫文蔚、舒淇、徐錦江和羅家英主演,講述一個滿懷理想的藝術導演阿星(張國榮飾)長年失業,為了生計,百般無奈之下接受監製阿蟲(羅家英飾)的安排,以黑社會大佬(秦沛飾)的資金開拍三級片。在拍攝的過程中,阿星經歷了種種事業上、生活上和感情上的困境和掙扎,但也因為拍片的機遇對身邊的同行有更深刻的認識。一班落泊的電影從業員因一齣色情爛片走在一起,同是天涯淪落人,由互相猜忌不和,漸漸相濡以沫,在資金不足之下合力拍好最後一場戲。

電影以三級題材作為引子,骨子裹是文藝片,寫當年香港電影由盛轉衰,一眾電影工作人員所面對的生活窘境,也寫在星光熠熠的娛樂圈中,沒有光環照耀的小人物在邊緣掙扎求存的故事。在現實中,當年的舒淇剛從台灣來港,拍過《玉女心經》等脫戲,在《色情》中操着半鹹淡廣東話,袒胸露乳,做其脫星本行,日後憑此劇獲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成功轉型。徐錦江亦是浮沉在香港影圈的男脫星,在網上找他的資料,才知道他是在黑龍江出生的滿族人。這麼一個外型粗獷的北方漢子,竟畢業於廣州美術學院,還是名畫家關山月的關門弟子。如此身世,來到香港成了三級片演員,箇中心路歴程一定不為外人道。羅家英拍過的爛片之多自然不必多說,連巨星如張國榮,也在初出道時受騙拍了一齣叫《紅樓春上春》的艷情片,受盡人冷眼和閑言閑語。這齣《色情男女》一曲唱來,竟如眾演員的夫子自道,映照他們一步一腳印的演藝生涯史。雖說是一貫港式的喜劇調子,以四兩撥千斤的手法沖淡了這齣戲底色的苦澀,但也反襯出各演員在真實人生中的悲喜和負荷,笑中有淚,一把辛酸和誰訴。

情色藝術片在西方電影世界原不是新鮮事物,但《色情男女》大量混入港產片瘋狂、惹笑和自我調侃等的元素,劇終後細細回想,才發覺導演暗渡陳倉地讓大家看了套文藝片,可謂兵行險著,又不得不讚其高明。以張國榮和莫文蔚那個激得得borderline周星馳的性愛場面開場,如何從這個情緒高漲的起首駕馭和推進劇情,拉開戲劇的張力,發掘人與人之間的其他細微感情,實在不是一件易事。《色情男女》做到了。《色情》的劇本細緻得來又利落,塑造的人物鮮明立體,角色之間的關係着墨也濃淡得宜。一百四十分鐘的戲不算長,但每一個演員。無論戲份多寡,也自成完整的支線,每一段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使人觸動。

除了開場的一段之外,劇中的情色和裸露鏡頭主要都是由那齣「三級戲中戲」而來。想不到那個年代的電影尺度可以這麼大膽,舒淇的裸露戲不必說,還有光天化日在尖沙咀鬧市拍的有味糾纏戲、幾分鐘長的三級情慾戲等。但大部分情況下,色情元素都因敍事的角度和鏡頭的處理方式而消弭。觀眾的角色不是一個純綷的A片觀賞者,而是與劇組共同進退的一員。導演把三級演員還原成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不單是純綷的發洩欲望的對象。他們也有人最基本的自尊和感情,和各自的對生命的執着和盼望。導演還大膽地運用一些純文藝片的電影語言來鋪展落拓藝術導演阿星的內心情感,最叫人拍案叫絕的是阿星在夢境中走上天台,遇到從頭到腳披着淡黃輕紗的舒淇那一幕親熱戲,因是夢境所以不用交代因由,表面上是阿星的心底欲念的顯現,其實活脫脫就是一個創作者熱切希望遇上繆斯女神的完美隱喻。

全劇最色情的一幕應是夢嬌(舒淇飾)和華叔(徐錦江飾)在七彩華麗佈景下的情欲戲。有趣的是,拍完這場戲後,戲棚失火,這組戲的底片被燒掉,需要重拍。黑社會資方不肯再出錢重搭場景,本來是一個大難關,但在沒有老闆的要求限制下,在戲裹給阿星造就了一個發揮其天分和理想的機會,原來在戲外也讓張國榮一過當導演的癮。「重拍」的情色戲約兩分鐘,由張一手導演、剪接和配樂。那組鏡頭的唯美程度非常signature張國榮,有一種教人屏神定息的冶麗,一如由他執導的MV《夢到內河》和《芳華絕代》,甚至公益禁煙片《煙飛煙滅》的抽煙鏡頭。意想不到情色畫面也可以被他拍成這樣,果真要成藝術片了。

說到底還是要說張國榮。由八十年代的翩翩佳公子十二少至九十年代的落泊導演,甚至千禧年代的殺人狂和精神病患者,人生如戲,都被他在短暫而瑰麗的一生演透演盡了吧。最可恨他最終完不了他的導演夢。最可惜他已離去十年。1996年拍的《色情男女》,在2013年看來,許多情節和對白竟一語成讖。在戲內,沮喪的阿星問阿蟲如果他自殺怎辦,聽在耳內已是心頭一驚。還有戲中由劉青雲客串的導演「爾東陞」因電影「沒有車軚的戰車」票房失利,跳海自殺,後來阿星在自己的幻想中問爾東陞,若他可以再選擇,會不會死,回答是「梗係唔會啦」。多麼希望,在現實中,張國榮也有重新選擇的機會,倒帶03年愚人節發生在文華的情節,開拍那一齣我們永遠沒有福氣欣賞的《偷心》,完成之後,像在《色情男女》的結尾般滿懷自信地問全世界:「係咪好正呢?」多麼希望,香港人也有機會,重新選擇珍惜張國榮,在他離開我們之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